周迅当妈,年度王炸

来源:人气:409更新:2023-12-06 01:30:15

周迅当妈,年度王炸

周末去看了《涉过愤怒的海》,看完后,呆愣了很久。

周迅实实在在美出了新高度。

面对自己疑似杀了人的儿子,作为一个疯狂的妈妈,和黄渤斗智斗勇,要将儿子送出国藏起来。


但在这部电影里,最让我有感触的不是周迅这个疯妈,而是黄渤这个疯爸。

有时候会觉得,曹保平的内心,或许是有一个“哪吒”的。

那个叛逆的,乖张的,恨恨地说着削骨还父,削肉还母的哪吒。

《涉海》里的父亲金陨石为了给女儿娜娜报仇,千里追凶,但最终却发现,导致女儿死亡的人是自己。

从娜娜死讯传来后,他一直在寻找凶手,但从未找过女儿。

影片最后,在娜娜的梦里,金陨石被吊在了船坞上,她划船,从父亲的尸体下缓缓飘过。


莫名地,我想到了曹保平的上一部作品《狗十三》。

狗十三里的李玩,在青春期时养的一条小狗无意中被家人丢失,李玩哭闹着要去寻狗,后来是父亲的一巴掌,将她的“寻狗”念头彻底打下去。

最终,李玩在一次宴会上,在成年人的调笑中,将筷子伸向了那一盘狗肉。

从此她彻底沦为了父权主义的牺牲品。

冥冥之中,娜娜梦境里被吊着的金陨石,完成了李玩未曾实现的精神弑父。

但想想,娜娜对于父亲金陨石就只有恨吗?

不对的。

在娜娜小时候,她会在害怕的时候躲在柜子里画太阳,等着老金回家。

在她的童年时期,她一度认为,老金是她现实世界里的“太阳”。


但老金实际上,导演已经从老金的全名里告诉我们,他只是一颗披着金色外衣的陨石。

没有温度,徒有外表。

所以娜娜无数次炽热的渴求,都被老金敷衍的态度降温。

老金只是在社会身份上成为了娜娜的父亲,但并没有真正担起父亲的责任,和理解父亲的意义。

他觉得长在渔村的小孩要学会游泳,于是不顾娜娜的意愿,直接将她丢进海里,迫使她学会,以至于成年后的娜娜看见海就害怕;

他觉得孩子有双筷子有口饭吃就行,于是每次出海,都把娜娜单独丢在家里,导致对娜娜来说封闭的柜子成了安全所在;

他没有给娜娜什么爱,以至于娜娜在成年后对于爱有了非常盲目、激烈、疯狂的索求。

她需要一个人完完全全的占有她,占有到会嫉妒带走她的鞋子。


最终,娜娜死于自己变态的爱渴求里。

在网上看评论时,有人说老金不是不爱娜娜,是不懂,不会。

但我想说,如果被爱的对象根本感受不到爱,又怎么叫爱呢?

就连老金,也知道自己是不爱女儿娜娜的。

当他得知女儿死后,他也躲进娜娜临死前那个柜子,对自己说:“老金,死的是你亲闺女,你得疼。”

为什么是“你得疼”?

因为他本身是不疼的。

所谓的追凶,也只是为了给自己社会意义上“父亲”这一角色画上圆满的句号而已。


老金和电影里的李苗苗,有着同样的属性,他们都热衷于角色扮演。

只不过,李苗苗热衷于动漫里的角色,老金则是热衷于现实里的父亲角色。

在追凶的一路上,老金都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,因为居然有人敢伤害他老金的女儿。

这是对老金自己最大的挑衅。

那些伤害娜娜的人,在此刻,成为了老金自己的仇家。

所以哪怕在娜娜准备火化时,他也要离开葬礼现场,去手刃仇家。

对于老金来说,娜娜只是他社会意义上“女儿”的一个符号。

因此在影片结尾,他终于得知娜娜真正的死因时,才醒悟过来真正的凶手是谁。

也因此,他跑到墓地,一块块地翻找娜娜的墓碑。

在娜娜死后,他终于能坐下,和娜娜的灵魂对话。

但此刻已经毫无意义。


我和朋友聊过为什么曹保平要设置这样的结尾。因为在现实里,绝大部分扮演父母的父母,都不会有这样的醒悟。

后来我们找到一个勉强说服自己的理由:也许这样才是对老金最大的惩罚吧。

有很多人说,不明白为什么将影片的结局设置为因为原生家庭导致两个小孩疯狂,说自己进电影院接受了一通爱的教育。

但在我看来,这个结局反而是最好的。

有太多人,一生都陷在父母爱不爱自己这个沼泽中苦苦挣扎。

绒绒是我大学时的网友,她对我说过,她花了很多年,才真正接受她爸妈不爱她的事实。

她父母是三十多岁才结婚的,在那个年代,已经是非常极端的异类。

又是在长辈的不断催促下,才勉强生下她。

在绒绒四岁的时候,她父母就离婚了。绒绒上学住爷爷奶奶家,寒暑假住外公外婆家。

因为孩子的婚姻不顺,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,也没有对这个孙女外孙女有多好。

她的父母,只会每年汇钱给长辈补贴她的家用。每一次她都会对自己说,“你看,爸爸妈妈还是记得你的。”


出于某种愧疚的心理,绒绒的父母,偶尔会回家看看她,带她去游乐园,给她买些新衣服。

绒绒就靠着这些偶尔的甜,度过了长久的苦。

为了求证父母到底爱不爱她,绒绒做过很多事。比如说装病,和老师吵架,和同学打架,故意在人多的时候去河沟边玩耍被人看见告状……

有时候,她父母会打电话过来告诫她一通,但更多时候,绒绒只能通过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衰老的面庞,得到一些教训。

她父母没有参加过一次家长会,不知道她的学校在哪里,不知道她上的几年级,不知道她的班主任是男是女。

在青春期后,绒绒曾经尝试着坐大巴去找她爸爸,但得到的回应是,他要加班开会。


绒绒搭了四个小时的车,和她爸连一面都没有见到,又转身回家。

在大学毕业,我去武汉找她时,她才在路边抱着啤酒痛哭,她父母先后都出了国,但没有一个人,告诉了她。“原来我真的只是累赘,他们真的不爱我。”

绒绒很缺爱,她从十三岁开始恋爱,同性异性都谈过,但没有一段能维持五个月以上。

她想要维持,但没有办法。她不知道健康的感情长什么样子,该怎么呵护。

有时候会说,爱自己是终身浪漫的开始。

但对于一些人来说,承认父母没那么爱自己 ,是拯救自己的第一步。

如果对自己的孩子无爱,那就不让带TA来这个世界。


最新资讯

Copyright © 2015-2022 All Rights Reserved